翻页   夜间
顶点文学 > 快穿之暴躁女王的打脸日记 > 第4章 打脸娱乐圈地下皇帝(4)
 
张清玖和闫远一踏进办公室就看到了坐在电脑后正在办公的萧季秋,记忆中女总裁的模样也随之浮现。

彼时萧季秋尚有几分青涩,处理事物也不像后来雷厉风行,那个时候她笑着把他们指派给了周沫,允诺了许多顶级资源。她给他们描绘了一个极其美丽的蓝图,仿佛只要听从她,就会有光明的未来。

但最终,由于周沫开了挂般得罪人的能力,他们两个直接被行业内抵制了。虽说还没有到封杀的地步,但也基本上也接不到工作了。

“你们来了。”萧季秋开口将二人从回忆里拉了出来,“都坐,顾秘,叫助理倒两杯水进来。”

张清玖和闫远僵硬地坐着,手就板板正正地放在膝头。他们不知道该怎么接老板的话,也不知道老板今天找他们所为何事,只得沉默以待。

见人都不说话,萧季秋挑了挑眉:“你们恨我吗毕竟要不是我,你们的生活肯定过得比现在好一千倍一万倍。”

闻言,张清玖和闫远僵住了,他们低着头沉默了将近一分钟,然后才缓慢但坚定地摇了摇头。

想当初少年意气激扬,出道就是名导的电影,出道就有顶尖制作人词曲,他们有颜值,有天赋,他们轻而易举地爆红,在短短数月的时间里就拥有了普通人终其一生也难以企及的财富与名气。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从名利双收到黯然离场,人生的起与落对他们来说,委实交替的太快了。可是,原本错的并不是他们啊!

他们做的一切,不过是顺应公司安排,他们没有胆子,也并不想忤逆这个改变他们命运的公司。就因为周沫,那个性格极端,得罪人一把好手的经纪人,他们就受到了行业的抵制,只能茫然地看着命运偏离航线,将他们带回到了原本无人关注的世界。

周清玖恨,闫远也恨,但他们恨的是周沫,对于萧季秋这个大刀阔斧改革公司,带领其重回巅峰的人,他们心中只有尊敬。

听到这两人的回答萧季秋有些意外,她倒是没有想到原主做人,除了对待周沫过于糊涂外,对待其他人还是双商在线的。

她说:“那行,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就可以继续谈下去了。”

萧季秋将顾深叫了过来,让他对这两个昔日顶流详细阐述一下公司为他们制定的复出计划。是的,早在第一天穿过来时,萧季秋就详细调查了闻泽强和他身边所有人的资料,自然也就发现了埋没在周沫手上的这两颗摇钱树苗子。本来她还想着找个理由把人要回来,却不想周沫对闻泽强实在情深,竟然直接主动将人还了回来,瞌睡来了送枕头都没她这么大方的。

顾深讲述的间隙萧季秋偶尔补充。对面端坐的两个人从一开始的拘束不安,到后来的放松微笑,眼睛里逐渐有了光。这束光不是少年人对世界的无畏无惧,而是经过社会洗礼后沉淀下来的一种旷达。这个时候的张清玖和闫远,或许才能真正顺应娱乐圈的法则,却不被圈内驳杂的色彩染身。

吃了苦才知道什么是来之不易;被人善待过,便会向往光明。

萧季秋愿意在他们身上投资,她相信他们会如她所愿地走到新的高度。

咖啡馆内,青年钢琴家在暖黄的灯光下弹奏,悦耳的曲调如流水般潺潺泻出。人们的交谈声很小,大多做着自己的事,偶尔从电脑或是书本中抬起头来,微抿一口咖啡,从窗外向不远处的街角望去,舒缓自己的神经。在这个静谧的场所,唯一不和谐的大概就是角落里的那个男人,和他身边的各个女人。

周沫按着闻泽强的地址来到咖啡馆,一进门并注意到了他。无他,别人都是安安静静的做着自己的事,唯独闻泽强,夹在一群年轻女人之间谈笑。

周沫一进来就听到了某些带着成年人色彩的词汇,配合着闻则强自以为风流实则有些下流的语调,周围的女人都被他逗得咯咯笑了起来。她只觉脸上挂不住,几乎是板着一张脸走到闻泽强面前,也不说话,随便找了个位置将包放下,然后双手环胸,静静的看着对方。

欢快的气氛,一下子沉着下来,女孩们看看周沫又看看闻泽强,然后识趣的走了。周沫看着那些衣着清凉的姑娘迈着大长腿离开,意味不明的开口:“艳福不浅呐。”

这一方的动静不算小,全咖啡厅的人都若有似无的朝着这个方向望了过来。八卦是人的天性,谁也不例外。

出轨男调情现场被原配当场抓获,这种剧情在任何时代都不会过时。原本还在做自己事情的人,不由得停了下来,眼睛貌似不经意地往角落里瞥,耳朵更是竖了起来。

闻泽强皱眉,他并不觉得他有错,也不认为有向周沫解释的必要。他烦周末的态度,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令他十分不喜。

周沫见她板着张臭脸,不由得嗤笑一声:“啧,生气啦?那我可真是抱歉,我这就离开,不打扰您和美女调情。”说罢起身,提起包就准备离开。

闻泽强本来还以为她只是使性儿做做样子,可见对方真的头也不回朝外走去,他终于低下头来——他还得仰仗周沫,还有求于她。

“你坐下。”闻泽强一手将人拽住,强硬地将对方按坐在椅子上,赶在周沫发火前开口:“今天是我的问题,你放心,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周沫吊着眉:“你该怎样怎样,爱咋玩儿咋玩儿。只要别染上什么病传给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闻泽强明显是被这话给气着了。他定定的看着周沫,眼里的阴冷恍如实质,几乎令周沫有几分瑟缩。周沫有些害怕,她反思自己语气是不是太冲了,登时便后悔不已。她的腹痛还得依赖这个男人,要是就这么惹恼了对方,她的后半生该如何是好?

两人相对着沉默了好几分钟,终于闻泽强重新笑着开口,他问道:“签约的事情怎么样了?”他的语气和煦,仿佛刚才气恼的表情只是幻觉。

有人给台阶下周沫顺势就接了:“搞定了。”

“是最好的合约吗”

“一级合约,你说呢”周沫心想她可没有说谎,只是她说话一向有口音,对方理解错了误会了可不关她的事。

闻泽强电话才彻底放松起来,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真心的笑容:“我就知道你有办法,你向来是最有能力的,沫儿。”他轻抚着周沫的手背,什么意味不言自明。

“哼。”周沫骄矜地笑了一声,站起身朝闻泽强示意道:“走啊,去好好庆祝庆祝。”距离上一次和闻泽强这样这样哪有哪有已经三天了,今天如果不做的话腹痛就回找上门来。

“走吧,确实是该好好庆祝。”闻泽强揽着周沫的腰朝门外走去,中途偶尔低声说着什么。

两个人,一个求名求钱财,一个好色求康健,各怀鬼胎,全员恶人。分明是世间最该疏远的关系,却诡异地保持着世间最亲密的接触。

萧季秋:“着实可笑。”

系统苍蝇搓手【宿主……我能量快耗尽了,可以不看电视了不】

它说的“看电视”指的是宿主通过它,可以实现在脑海内实时观看命运之子活动。不过这项技术也有限制,就是宿主和命运之子的空间距离不得相差过大,否则信号不好就只能看见一片雪花。

萧季秋:“你的能量不是早就消耗完了吗现在的能量哪儿来的”

系统【这个……嗯……】

“嗯,我懂了。”萧季秋好脾气地点点头,系统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见她猛地踩了一脚油门,直冲冲朝着前面闻泽强和周沫的车撞去。

系统:!!!

【宿主!!!!!!!】

【快停下!!!!】

只见萧季秋漫不经心地扶着方向盘,双眼隐在墨镜之后,夕阳金红色的晖光洒在她半边脸上,连带着红艳的唇上也镀上了一层金光。

不管系统如何在脑海中声嘶力竭地呐喊,萧季秋充耳不闻,依旧直直地向前冲去。幸好这条路上车辆不多,不至于造成除了命运之子那个崽种以外的人的伤亡。萧季秋漫无边际地想。

【宿主!!我说!我说!!!】

系统欲哭无泪,它和萧季秋唯一的差别就是对方不怕死而它怕。当一个人连命都可以不要的时候,特别是你的命和她的命连在一起,除了服软,别无选择。

【我的能量的多少视剧情的完成进度。命运之子已经要进入娱乐圈,这是一个重要的剧情点,所以我的能量增加!!】

【宿主我都说了快停下!!快停下!!!我求你了!!】

萧季秋勾唇一笑,确定周遭没有车辆猛地打方向盘,来了一个极为利落的漂移,地面上轮胎划过的轮胎印呈现出一个近乎完美的半圆弧形。

“乖啊。”系统听见她说。

【宿主,你只有这一招,你真当我永远都会向你让步吗】

系统有气无力,对于萧季秋这种每次都拿她和命运之子的性命来威胁它的事它非常恼火。

【一样的招数,用这么多次可就没意思了。】

萧季秋眼光深沉,宛如万米深海里的海沟,幽静而神秘。

“系统,你真当我是为了让你低头吗我记得我从一开始便告诉过你,我享受死亡。你以为我在开玩笑吗”

系统哑然,是啊,从一开始萧季秋就告诉它了,她不怕死亡,她渴望死亡。身为一个系统,它能清晰地分辨出哪些人是想通过死亡逼它让步,而哪些人又是真的心存死志。

萧季秋无疑属于后者。

只是系统始终弄不明白,明明萧季秋每天都在享受生活,明明她在追求最好的生活质量,明明她有着自己的事业目标,可为什么她却又如此矛盾而又迫切地奔赴死亡

系统不懂,数据库没有同例,萧季秋又不会告诉它,它就只能一直这么懵懂无知下去。

这令它非常烦躁。它一天搞不明白其中缘由,萧季秋这一招就会永远对它有效。那它还算什么任务系统,直接改名叫萧季秋贴身ai管家岂不是更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