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顶点文学 > 七零空间:娇娇知青撩得糙汉心颤 > 第324章 女儿番外二(大结局)
 

  谭学琬愣住,半天才反应过来,结巴道:“你、你怎么知道?”

  许会清掏出一根烟点上。

  谭学琬这还是头一次见他抽烟。

  许会清好像抽得很认真,没再说话。

  谭学琬却莫名不自在起来。

  苏雷的确是她的初恋男友。

  其实说初恋还真不太准确。

  苏雷长得帅,是那种不输当红电影明星的帅。

  所以在他追她的时候,她冲着那张脸就答应了。

  但是成为男女朋友之后,她又觉得这样不好,因为她清楚知道自己并不喜欢苏雷,只为脸的话,有点不道德。

  于是,在交往八天之后,她便提了分手。

  当时她刚好加入了象棋社,便用研究象棋做了理由。

  她知道这样也挺儿戏的,但不快刀斩乱麻,耽误别人更不好。

  好在苏雷是个豁达的性子,对她应该只是初有好感,没到受伤害的份上。

  至于进苏雷的杂志社,那都是到了面试的时候才知道杂志社的主编是苏雷的。ωωw.cascoo.net

  先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两人都没放在心上,谭学琬自然不会因此就不要这份自己还挺满意的工作。

  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谭学琬便将跟苏雷的前尘往事说了说。

  许会清吐出最后的烟圈,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

  他抬眼看谭学琬的眼神,已经多了点笑意。

  “真的?”

  谭学琬忙不迭点头:“真的!他虽然是我第一个男朋友,但我的初恋认真算起来的话,应该是第二个男朋友。”

  也就是妈妈口中所称的渣男。

  渣男虽渣,但长相也是无可挑剔的。

  谭学琬跟渣男在一起的初衷也是因为对方长得好看。

  算起来,她跟许会清结婚,不也因为人家长得帅嘛......谭学琬有些羞耻,她还真是个花痴啊!

  许会清刚缓和的神色,又一下僵住。

  谭学琬为了逃离羞耻情绪,起身道:“我去洗澡了。”

  热水冲下来的一刻,她才觉得脑子干净了一点。

  过了会,她突然被人抱住。

  谭学琬被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是我。”

  这家里只有两个人,她当然知道是他!

  但问题是,他们从没有这样相对过啊!

  就连那啥的时候都是关着灯的!

  谭学琬羞得快哭了,“你出去。”

  许会清不愿意,“一起吧,省水。”

  ......神他妈省水!

  许会清自然是没安好意的。

  这个晚上,谭学琬觉得许会清跟变了个人似的。

  特!别!猛!烈!

  -

  在许会清面前提起两个前任时,谭学琬的心态其实就跟拉家常一样。

  反正她跟许会清只是被长辈撮合才结婚的,又没什么感情。

  不怕对方吃醋。

  但她万万没想到,在见过苏雷没几天后,许会清又会跟温正岩遇上。

  温正岩就是她的第二任对象。

  她是被温正岩的执著和坚持感动的,喜欢是喜欢,但也并没到刻苦铭心的地步。

  所以,在温正岩跟她分手,转而火速跟别人结婚时,伤心是有,但不多。

  这是分手后,她第一次跟温正岩见面。

  对方首先看了看她身边的许会清,神色怔愣了一会,才笑道:“小琬,你跟许总......一起来的?”

  此刻,谭学琬有些后悔答应跟许会清来参加这个行业峰会之前的招待会了。

  跟丈夫一块遇到前男友什么的,总是有些尴尬。

  她笑笑道:“是啊。”

  许会清跟温正岩是认识,温正岩的妻子家族,跟许家是旧识。

  聪明如许会清,很快猜到了温正岩的身份。

  他深吸一口气,突然一把搂住了谭学琬,笑道:“我们是夫妻,一起来有问题吗?”

  温正岩很意外,却没有表现得太明显。

  心里头一番百转千回后,温正岩对着谭学琬露出了个真心的笑容,“祝贺你。”

  对谭学琬,温正岩真心喜欢,喜欢到足以让他珍藏在心里一辈子。

  但他能给她的,也仅限于珍藏在心里了。

  因为现实中,他还有更远大的追求和抱负。

  他不得不牺牲自己的感情。

  看着温正岩对谭学琬的含情脉脉的眼神,许会清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他将怀里的谭学琬一带,两个再会都没说,就离开了温正岩的视线。

  “你挑男人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

  虽然谭学琬自己也这么觉得,但从许会清的嘴里说出来,她还是不高兴。

  “是啊,不然怎么会嫁给你呢!”

  这时,一个人忽然过来拍了拍许会清的肩膀。

  许会清转过去时,那人却抱歉道:“哎哟,我认错人了,还以为你是温处呢!你俩的身形简直一模一样!”

  许会清不高兴了,沉着脸道:“我跟他区别大了。”

  那人讪讪地笑了笑,走开了。

  谭学琬仔细看了看许会清,道:“那人说得没错,你跟温正岩把脸遮住的话,还真是一模一样。”

  许会清睨向谭学琬。

  谭学琬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紧张地四处乱瞟,“什么时候结束啊?我想回家了。”

  “你在紧张什么。”

  “......我没紧张啊。”

  许会清缓缓扭头,正视着谭学琬,眼里有着一份不可思议。

  他忽然想起,那个苏雷,好像也长得有点像他。

  -

  谭学琬感觉自己的小秘密被发现了。

  毕竟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人,还做过了那么亲密的事,要说对对方的感觉一点都没察觉,那这人就太迟钝了。

  说白了,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可能会因为什么所谓对面名声和面子,就牺牲掉自己的婚姻呢?

  以许会清的性格,也不可能因为负什么不存在的责任,而娶一个不喜欢的女人。

  从高中见过的那一面后,谭学琬很快就忘掉许会清这个人了,但潜意识里,她记住了许会清的形象。

  她是喜欢这个类型的。

  之后不论是苏雷还是温正岩,与其说是像许会清,不如说都是这个类型里面的。

  多年后再跟许会清相遇,谭学琬也才能自然而然被他吸引,跟她已经成熟的爱情光相契合。

  嗯,没错,就是这样的!

  但许会清好像并不这么认为。

  他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了。

  那是一种毫不掩饰的惊喜和炽热。

  谭学琬觉得有些发毛。

  终于,许会清忍不住在一个事后的美好时刻里,吐露了心声。

  他抚着谭学琬的头发,声音慵懒而沙哑。

  “你不是单方面的,我跟你一样。”

  谭学琬:“......嗯?”

  许会清笑了笑,“当年你太小了,我倒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之后的几年,总是忍不住想起你来......找了别人也没办法忘记。”

  “这种感觉很奇怪,我后来自己分析,觉得恐怕是因为你长得太漂亮,我没有再遇到比你更漂亮的姑娘,所以才忘不掉。”

  谭学琬:“......啥?”

  看到谭学琬的一脸懵,许会清觉得可爱,使劲亲了亲她的额头。

  “是真的,并且我觉得,以后也不会遇到比你更漂亮的了。”

  “因为在我这里,你已经给漂亮下了最标准的定义。”

  谭学琬抿抿唇,忍住嘴角扩大。

  “你居然这么会说话,以前怎么没看出来?”

  许会清又啄了啄谭学琬的耳朵,“以后你就会发现,你没看出来的多了。”

  谭学琬慢慢地将身体往许会清那边挪了挪,直到头枕到他的肩膀上。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许会清垂首,看向他怀里的谭学琬。

  能看到她高高勾起的嘴角。

  许会清也满足地笑了笑。

  他庆幸自己在当年刚遇到谭学琬的时候,自己并没有产生什么过份的情感。

  否则他们之间可能根本不会有什么未来。

  多年后的再相遇,他成熟了,她也成长了。

  一切的时机都是刚刚好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